欧冠杯下注:上亿视频涉侵权 苹果或下架快手 港股上市背后存隐忧

欧冠杯下注:上亿视频涉侵权 苹果或下架快手 港股上市背后存隐忧

  1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集协”)发布,关于要求快手APP删除一万部涉嫌侵权视频的公告(第一批)。

  公告称,近期,音集协委托“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快手APP上未经许可使用其管理的录音制品的行为进行监测,发现涉嫌侵权复制录音制品作为背景音乐的视频数量达1.55亿个。

  音集协表示,会持续对短视频平台侵犯著作权行为进行监测,并继续分批对侵权链接进行公告,呼吁存在涉嫌侵权行为的互联网平台积极通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解决相关问题,便于权利人有效行使权利、使用者使用作品,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

  另据音集协消息,该协会于今年1月中旬,陆续向国内六大应用商店和苹果应用商店发起“快手侵权下架投诉”。1月28日,苹果商店官方回复邮件,要求快手尽快与音集协解决版权问题,否则将会被下架。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成立于2008年5月28日,是经国家版权局批准成立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其会员主要包括唱片公司、版权代理公司、个人权利人,截至目前共有会员300多家,代表权利人700多家,基本涵盖了市场主流音乐厂牌和新锐的流行音乐。

  音集协的业务范围包括依法与会员签订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合同;根据会员的授权以及相关法律法规,与音像节目的使用者签订使用合同,收取使用费;将收取的音像著作权使用费向会员分配;就侵协会管理的音像节目著作权的行为,向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行政处罚或提起法律诉讼及仲裁等。

  据了解,2020年,音集协实现著作权使用费收入2.38亿元。

  音集协过去被大众所熟知,是因为音集协主要向KTV经营者发放许可。数据统计,在过去的十二年中,音集协共为权利人创造卡拉OK版权收入近20亿元,并逐步建立起卡拉OK行业的版权许可机制。

  现在,音集协已经关注到了更为火热的短视频领域。

  音集协官网发布的文章称,2020年11月7日,音集协召开短视频平台音乐版权维权情况发布会。音集协称,近年来,不断有会员向音集协反映短视频平台侵权使用音乐录音制品的情况, 希望协会严厉打击侵权行为,依法维护权利人权利。

  音集协副理事长周亚平介绍,已有100多家会员陆续与音集协签署协议,向音集协授权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短视频APP使用的音乐类录音制品相关权利。音集协一方面向国家版权局汇报情况,请国家版权局给予指导和支持;另一方面迅速采取行动,结合国家版权局开展的“剑网行动”,建立短视频平台领域的著作权许可秩序。

  音集协文章称,音集协通过组建专门团队进行了大量调查取证,并与各大短视频平台沟通交涉音乐版权问题。据音集协副总干事国琨介绍,目前抖音、彩视等短视频平台积极反馈解决问题,已与音集协达成版权合作方案,为短视频行业做出了表率。但也有以快手为代表的部分平台逃避法律责任,至今尚存在数量惊人的侵权行为。

  2020年7月,音集协向北京互联网法院提起快手侵犯《鸿雁》等5首歌曲的录音制作者权的民事诉讼(10月12日正式立案),音集协要求快手停止侵权并赔偿人民币共计13万元。

  据了解,此案原定于2020年11月9日开庭审理,快手在开庭前几日申请了延期和调解,随后北京互联网法院委托了首都版权协会进行调解,但双方至今未就此事达成协议。

  2021年1月初,音集协向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发起投诉,投诉快手存在重大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不符合上市企业的要求。

  快手目前正处于上市倒计时,其招股书也提到了版权风险问题。快手称,快手已与中国多个音乐版权拥有人及运营商订立协议,获准在平台上合法使用他们的音乐内容。快手也通过技术手段处理在平台上侵犯知识产权的时间或用户有关知识产权侵害的投诉。

  快手提示称,由于上传至平台的大量视频多数包含音乐,故不时面临平台未经授权使用音乐的指控,尽管设有内部控制程序确保遵守相关版权法律及执行符合适用法律的版权保护及删除政策,但仍可能受到侵权指控(无论该等指控是否有法律根据)。

  延伸阅读:快手港股上市倒计时:“老铁经济”背后存隐忧

  1月26日早间,快手科技在港交所发布全球发售的正式通告称,将全球发售3.65亿股,其中香港发售913.05万股,国际发售3.56亿股,指示性发售价格范围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间。

  快手赴港上市引发了热捧:富途证券首日80亿融资额度在认购开始后13分钟就被一抢而空,更有投资者表示某券商快手打新页面当场被抢购“崩溃”。

  作为“短视频上市第一股”,势必引来八方围观,快手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股东、投资人、短视频从业者的心,距离2月5日登陆港交所还剩4天。

  只不过,一路狂奔上市的同时,快手为自己埋下的隐患同样不少,甚至在最新招股书中已初现端倪:不仅平均月活跃用户两个月下滑超三成,经营亏损也在进一步扩大……

  一面是资本的疯抢 一面是业绩承压

  此次IPO快手计划融资约50亿美元,从融资规模上看,有望成为近两年内香港市场规模最大的IPO。

  如此大手笔,引起的反响自然也不小。快手拟开始招股的消息传出后,公司的联席保荐人之一,港股华兴资本(01911·HK)的股价也应声暴涨,截至1月25日收盘,报收20.6港元/股,涨幅达21.32%,创2019年4月以来新高,可见市场对这家短视频头部企业的关注程度。

  墙内开花墙外香,快手本身的状况似乎并不那么好。就在1月24日,快手科技在港交所网站公布了第一次修订后的聆讯后资料集,更新了至2020年11月30日止11个月的财务资料。

  招股书显示,快手科技2017-2019年收入依次为人民币83亿、203亿、391亿。根据未经审计统计,2020年前11个月的总收入为人民币525亿元,但公司持续亏损。2017-2019年亏损净额分别为人民币200亿、124亿、197亿。在剔除公允价值变化后,快手经调整利润为7.74亿、2.04亿、10亿。2020年前11个月的经营亏损为人民币94亿元。这或许也是快手着急上市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方面,快手用户增长也面临承压。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的平均日活用户(DAU)为3.05亿,其中快手APP的DAU为2.62亿。其用户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75.6%逐渐降低至2019年的50%,2020年有所提升至58.8%。

  即将上市的快手,在资本和行业竞争面前呈现出两极化的状态,一面是资本的疯狂抢购,一面则是业绩增长承压。

  延伸阅读:快手港股上市倒计时:“老铁经济”背后存隐忧

  1月26日早间,快手科技在港交所发布全球发售的正式通告称,将全球发售3.65亿股,其中香港发售913.05万股,国际发售3.56亿股,指示性发售价格范围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间。

  快手赴港上市引发了热捧:富途证券首日80亿融资额度在认购开始后13分钟就被一抢而空,更有投资者表示某券商快手打新页面当场被抢购“崩溃”。

  作为“短视频上市第一股”,势必引来八方围观,快手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股东、投资人、短视频从业者的心,距离2月5日登陆港交所还剩4天。

  只不过,一路狂奔上市的同时,快手为自己埋下的隐患同样不少,甚至在最新招股书中已初现端倪:不仅平均月活跃用户两个月下滑超三成,经营亏损也在进一步扩大……

  一面是资本的疯抢 一面是业绩承压

  此次IPO快手计划融资约50亿美元,从融资规模上看,有望成为近两年内香港市场规模最大的IPO。

  如此大手笔,引起的反响自然也不小。快手拟开始招股的消息传出后,公司的联席保荐人之一,港股华兴资本(01911·HK)的股价也应声暴涨,截至1月25日收盘,报收20.6港元/股,涨幅达21.32%,创2019年4月以来新高,可见市场对这家短视频头部企业的关注程度。

  墙内开花墙外香,快手本身的状况似乎并不那么好。就在1月24日,快手科技在港交所网站公布了第一次修订后的聆讯后资料集,更新了至2020年11月30日止11个月的财务资料。

  招股书显示,快手科技2017-2019年收入依次为人民币83亿、203亿、391亿。根据未经审计统计,2020年前11个月的总收入为人民币525亿元,但公司持续亏损。2017-2019年亏损净额分别为人民币200亿、124亿、197亿。在剔除公允价值变化后,快手经调整利润为7.74亿、2.04亿、10亿。2020年前11个月的经营亏损为人民币94亿元。这或许也是快手着急上市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方面,快手用户增长也面临承压。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的平均日活用户(DAU)为3.05亿,其中快手APP的DAU为2.62亿。其用户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75.6%逐渐降低至2019年的50%,2020年有所提升至58.8%。

  即将上市的快手,在资本和行业竞争面前呈现出两极化的状态,一面是资本的疯狂抢购,一面则是业绩增长承压。

  直播占比下降 广告是把双刃剑

  快手创立于2011年,前身为移动应用程序GIF快手,是一个供用户制作并分享GIF动图的工具软件,即为短视频的雏形。2013年,该公司转型为短视频社交平台,2016年,作为平台功能的自然延伸,使用户能够更好的社交并能够在平台上与他人实时互动,快手逐步建立了直播、线上营销服务、电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共享及其他多种变现渠道。

  快手主营业务包括直播、在线营销服务以及电商、网络游戏等其他服务。

  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与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的收入分别为83亿元、203亿元、391亿元、525亿元,同期,直播所得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3%、91.7%、80.4%及62.2%;在线营销服务比重分别为4.7%、8.2%、19.0%及32.8%;

  电商、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收入比重分别为零、0.1%、0.6%及3.2%。看上去确实不错,但深究起来就没那么光鲜了。

  过去三年及去年前三季度,快手直播收入分别为79亿、186亿、314亿和253亿元,增幅直线下跌,2018年同比增长了135%,到了2019年只剩下一半,去年前三季度更是不足5%。

  幸运的是,在线营销服务与其他服务,尤其是前者,弥补了不足。但问题在于广告是一柄双刃剑,一个APP如果广告满天飞时也就是被用户抛弃的时候。

  同行对标凸显优势与差距

  同行对标是资本市场考察一家公司投资价值的重要手段,从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来看,B站和抖音的业务是和快手最接近的,这俩主儿都不好惹。

  截至2020年9月,快手平台用户中内容创作者超过1.2亿,占平台月活用户的比例约26%,月均上传视频11亿条;而截止到2020年Q2,B 站月均活跃 UP 主数量190万,月均投稿量600万条。相比B站,快手内容生产生态更为庞大。

  二次元文化是年轻用户群体中的一种小众文化,其核心用户群体主要聚集在 A 站和B站。2018年,快手收购A站,并帮助其恢复正常运营,将业务范围深入B站的腹地。

  从用户粘性看,B站的DAU/MAU是27%,而快手是则是52%,可以说用户粘性几乎不在一个可以比较的层面。从用户使用时长的角度看,B站是81分钟,快手是86分钟,抖音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90分钟,快手处于中间位置。

  因为B站的UP主专业性更强,所以视频更长,视频更新频率肯定是比短视频慢的,与此同时,和B站相比,快手平台用户具有较强的付费能力,其付费用户规模、付费率以及单个付费用户月均付费金额(ARPPU)均处于领先水平。所以纯从变现能力看,快手应该是要高于B站的。

  根据《2020年快手生态内容半年报》,快手平台短视频内容类型主要为大众化的内容(生活、颜值、美妆、美食和才艺等),其中生活类的短视频内容占比 29.8%。对比快手与抖音平台短视频内容,两家平台的前十内容垂类基本重合。

  对比快手与抖音平台的短视频内容,两家平台的 TOP 10内容垂类基本重合,但快手在游戏垂类发展领先,抖音在明星垂类发展领先,二者各有千秋。在直播带货赛道,快手相对于抖音具有明显的领先优势。根据艾媒数据,2020 年上半年,快手直播电商 GMV超过1000亿元,仅次于淘宝直播1800亿 GMV,大幅领先抖音。不过也要注意到,2020年上半年,快手App的平均日活为 2.58 亿人,抖音App的日活超过4 亿,快手在用户规模、营收规模、算法技术等方面还是相对落后的。

  最新,抖音背后的字节跳动传出融资20亿美元,并计划将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打包在香港上市。

  直播占比下降 广告是把双刃剑

  快手创立于2011年,前身为移动应用程序GIF快手,是一个供用户制作并分享GIF动图的工具软件,即为短视频的雏形。2013年,该公司转型为短视频社交平台,2016年,作为平台功能的自然延伸,使用户能够更好的社交并能够在平台上与他人实时互动,快手逐步建立了直播、线上营销服务、电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共享及其他多种变现渠道。

  快手主营业务包括直播、在线营销服务以及电商、网络游戏等其他服务。

  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与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的收入分别为83亿元、203亿元、391亿元、525亿元,同期,直播所得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3%、91.7%、80.4%及62.2%;在线营销服务比重分别为4.7%、8.2%、19.0%及32.8%;

  电商、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收入比重分别为零、0.1%、0.6%及3.2%。看上去确实不错,但深究起来就没那么光鲜了。

  过去三年及去年前三季度,快手直播收入分别为79亿、186亿、314亿和253亿元,增幅直线下跌,2018年同比增长了135%,到了2019年只剩下一半,去年前三季度更是不足5%。

  幸运的是,在线营销服务与其他服务,尤其是前者,弥补了不足。但问题在于广告是一柄双刃剑,一个APP如果广告满天飞时也就是被用户抛弃的时候。

  同行对标凸显优势与差距

  同行对标是资本市场考察一家公司投资价值的重要手段,从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来看,B站和抖音的业务是和快手最接近的,这俩主儿都不好惹。

  截至2020年9月,快手平台用户中内容创作者超过1.2亿,占平台月活用户的比例约26%,月均上传视频11亿条;而截止到2020年Q2,B 站月均活跃 UP 主数量190万,月均投稿量600万条。相比B站,快手内容生产生态更为庞大。

  二次元文化是年轻用户群体中的一种小众文化,其核心用户群体主要聚集在 A 站和B站。2018年,快手收购A站,并帮助其恢复正常运营,将业务范围深入B站的腹地。

  从用户粘性看,B站的DAU/MAU是27%,而快手是则是52%,可以说用户粘性几乎不在一个可以比较的层面。从用户使用时长的角度看,B站是81分钟,快手是86分钟,抖音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90分钟,快手处于中间位置。

  因为B站的UP主专业性更强,所以视频更长,视频更新频率肯定是比短视频慢的,与此同时,和B站相比,快手平台用户具有较强的付费能力,其付费用户规模、付费率以及单个付费用户月均付费金额(ARPPU)均处于领先水平。所以纯从变现能力看,快手应该是要高于B站的。

  根据《2020年快手生态内容半年报》,快手平台短视频内容类型主要为大众化的内容(生活、颜值、美妆、美食和才艺等),其中生活类的短视频内容占比 29.8%。对比快手与抖音平台短视频内容,两家平台的前十内容垂类基本重合。

  对比快手与抖音平台的短视频内容,两家平台的 TOP 10内容垂类基本重合,但快手在游戏垂类发展领先,抖音在明星垂类发展领先,二者各有千秋。在直播带货赛道,快手相对于抖音具有明显的领先优势。根据艾媒数据,2020 年上半年,快手直播电商 GMV超过1000亿元,仅次于淘宝直播1800亿 GMV,大幅领先抖音。不过也要注意到,2020年上半年,快手App的平均日活为 2.58 亿人,抖音App的日活超过4 亿,快手在用户规模、营收规模、算法技术等方面还是相对落后的。

  最新,抖音背后的字节跳动传出融资20亿美元,并计划将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打包在香港上市。

  监管渐收紧 赛道竞争加剧

  快手面临的隐患不光来自竞争对手,还有宏观政策层面。

  由于辛巴直播带货出售“假燕窝”,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不仅损伤了平台声誉,也暴露出快手平台对主播带货产品的质量把控乏力。

  争议之下,诸多部门接连加强监管,甚至连带影响了整个直播带货行业生态。2020年11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即第78号通知),该通知列明网络秀场直播或电商直播平台的登记规定及直播业务有关实名登记、用户虚拟打赏消费限额、未成年用户虚拟打赏限制、直播审核人员资格、内容标签及其他方面的规定。

  快手在招股书中新增披露了其中的风险因素,主要来自于政策方面的反垄断调查、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规定,这些都将增加快手的合规负担,并且对经营业绩造成负面影响。

  市场对快手的狂热有增无减,投资人们赌的就是它还未完全发掘的增长可能性,但是只靠眼下这些“老铁”,如今的风光可能就会转化为未来的高风险。在满足市场的期待之前,快手也需要为自己找到一个答案。

  监管渐收紧 赛道竞争加剧

  快手面临的隐患不光来自竞争对手,还有宏观政策层面。

  由于辛巴直播带货出售“假燕窝”,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不仅损伤了平台声誉,也暴露出快手平台对主播带货产品的质量把控乏力。

  争议之下,诸多部门接连加强监管,甚至连带影响了整个直播带货行业生态。2020年11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即第78号通知),该通知列明网络秀场直播或电商直播平台的登记规定及直播业务有关实名登记、用户虚拟打赏消费限额、未成年用户虚拟打赏限制、直播审核人员资格、内容标签及其他方面的规定。

  快手在招股书中新增披露了其中的风险因素,主要来自于政策方面的反垄断调查、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规定,这些都将增加快手的合规负担,并且对经营业绩造成负面影响。

  市场对快手的狂热有增无减,投资人们赌的就是它还未完全发掘的增长可能性,但是只靠眼下这些“老铁”,如今的风光可能就会转化为未来的高风险。在满足市场的期待之前,快手也需要为自己找到一个答案。

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